千盛祭九州

摆脱一切。

杂食生物,喜好主BG,不讨厌BL,只讨厌无脑腐女

不写BL

爱情浪漫主义者

情话转刀户

哲学爱好者

欢迎点梗和私信聊天♡

『崇高的抵次』宣传报道

#不会取名字,女主还是叫“我”吧


#吉良乙女


“局长,对于吉良吉影这样的杀人魔,死刑已经算是最公正的审判了,擅自包庇可能会失去位置的,你不是不明白。”



一声声这样类型的劝说我是真的不想听了,每个人都喜欢这样浪费口舌吗?失去职位也是今时今日应该的,我所期望的。毕竟当年想尽办法不择手段当上局长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个职位是时候发挥它最大的也是最后的作用了。




终究我还是忍不住不知道是多少次的反驳:“我不在乎。”




在我作出那个决定的时候,一切就注定了。





我失去了我的工作,把他关进了监狱。这一判,便是12年。




可能对于杜王町来说,这样的惩罚太过于宽恕了。但他也是人,何况是一个改邪归正的高龄了。当然,这是作为我才有的思想。我已经不记得沉沦在此多少年了,只是看着警局的钟表一天天的原地打圈。现在终于可以回到我的故乡,找一份真正自己喜爱的工作了。




他答应了出狱后会永远和我在一起。




我也是。



我终究是拼尽了全力,救赎了他。



什么“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我从不认同。



既然能够做到,我就一定要做到。




——“吉良吉影先生,你愿意违背自己的天性,忤逆自己的本能,永远爱她吗?”

——“我愿意。”


「魔道祖师乙女 蓝曦臣」自此一别,碧落相见。(R)

※不错,仍是刀剑无眼。


※俗话说得好,睚眦有仇必报。可谁又说非睚眦不可为?


※这账,我即刻来算。(女强、反虐、高虐注意。第一人称。)



※人物黑化ooc注意。



※文笔不好,有些迷迷蒙蒙的烂尾了的感觉……链接评论见。












可真真是没想到,争吵多次的后果如此快便到来了。



还是该说,一切都是早已策划好的,只是缺个程度罢了。



“你走罢,离开蓝家,勿复还。”


我的眼眸紧紧地跟随着他的,想找出来他谋划的原因。意料之中,我不是抓不住他的细节,而是他根本不屑对我流露出情感。


如何才叫作相看两厌?就是我与他的状态。


我刻意回了他一句,眼角肉眼可见地咪起:“蓝涣啊……你莫不是把我想得太过于简单了?”


你果然这么做了,泽芜君。


我就这么看着他手掌缓缓攥紧,貌似是聚了一团灵气。


你真是让我的心凉透了,蓝宗主。


我对着他这样的反应无动于衷,只觉厌恶。他既然能对身怀六甲的妻子动坏心思,那我又能怎样,本就怀着胎,修为几乎全用来护住这个孩子,要大打出手也没有胜算。


我微微使力向他做了一揖,并未刻意展现自己身子的不便。


出于礼貌他上前一步抬起了我的手臂,道:“不必。就算是我对不住你。日后我会想办法补偿给你其他的。”


“看来你是早有人选了,连亲生骨肉都不要。泽芜君好生狠绝呢。”我向他冷笑一声,不待他发话,唤出我的微雨「剑名」便乘风而去。


回苏州府就回苏州府。和离都不必了,哪里和了呢。


蓝曦臣,但愿这生……是我了结你。来生你再了结我。若是如此循环往复,你看这缘分……可真是深呢。


未过几时,蓝家便传出了原主母难产而一尸两命的消息,已经开始进行葬礼的布置了。


世人皆对我生我死无所记挂,你倒是盼着我死。还带着你的孩子死。


那段日子一过,我安安稳稳地生下了孩子,给他取一单字,景。


而他蓝曦臣也娶到了心仪的女子,真可谓是幸福美满。


这么一想,差点忘了……还要让你身败名裂。


即便不用上他,我也能做到啊。









我去找他了。


“蓝宗主,别来无恙。”


我勾起唇角,他也对我回应微笑。


“我此来是与泽芜君算算旧账的。”笑容丝毫不减。


他也仿佛不甘示弱般,好似仍面带春风,语气十分轻盈无邪:“好,那我们进堂细说。”











可他竟将我引诱到这,关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陪着他夜夜笙歌。


欺我修为大不如前,欺我对他仍有一丝信任,欺我相信他还是正人君子,欺我认为他只是不喜我罢了。


“……我们的孩子呢?”他突然抬头问我。


他还有脸问,面具可真真是厚甚了。


我抬起虚弱的眼皮,努力稳住呼吸:“没了。”


他轻笑一声:“我不信。”伴随着一记深顶。


“啊!……呵,蓝曦臣,你还真是自以为是。并非人人都能一笑泯恩仇的,就比如我这个早已死去的‘蓝夫人’。”


听闻后三个字眼,他明显顿了顿,俄而又继续耕耘起来。


他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呵,是猫是虎自会见分晓。”














「眠鸢」至此,归去矣。

※小短刀,听情歌的短产物。悲伤下的文笔不太好,致歉……

※建议与《锦衣飞鱼》一起食用,刀锋更利,刺到吐血。





“许多人不解我为何要如此固执地嫁给江枫眠,

为何要如此护着江家。

噫,可叹……

如若不是我当初的愚蠢,

如若不是我那一瞬间的悸动,

也许就不会搭上这条命了罢?

我后悔了吗?

事已至此,自己也不知到底是怎样的心境。

是我已经习惯了云梦主母的身份了吗。

……非也。

我这一生的愿望,也就止步于此了。

更多的可能是对自己的愧疚吧,

爱了一辈子心里有着别人的男子。

我对不起的人,一直都是自己。

我确实什么都不怕,

现在却唯独怕我的孩子孤独,无依无靠。

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一生,已经足够了。

如若再苟活下去,我便是越发对不起自己了。

该放手了。

江枫眠,来世……也不要见了罢。我欠你的自由,还给你了。对不起,我没能守住你的家,护住你的心上人。保护好阿澄,保护好阿离。还有……魏婴。”




翩翩眉山窈窕女,如今何处许归去。

“我堂堂紫蜘蛛怕什么?我命都丢得。”

「遇见逆水寒顾惜朝中心」青青子衿,谈何容易1

※“……我真的变了,你还会接受我吗。”

※他还是在朝着命运的轨迹改变。变得心狠手辣。变成了我最怕他变成的样子。

※第一人称:我。私设旅妹蛊毒已痊愈。如卿所见,他已不是从前的顾惜朝。时代背景依旧是大宋,但人物等等为私设。因为是黑化可能会ooc,雷者慎入!

※可能有略微露骨言辞,有车会发链接。本系列中等篇幅,更新可能较慢。原因详见个人置顶。本篇为开章,无露骨无车但是有一点点糖。

※接受不了他的改变的,请勿喷,可以不看啦。多谢。

※微微剧透:他会回来的,只是需要经历些动人心魄的刺激。(前期与后期高虐,后期他仍然是他。他回来了。)

※宋朝时的平江府为现在的苏州。










我与他共栖河岸边,闻溪声潺潺,流水澹澹,竹林悉悉,花草飘香。争渡人划着船儿,惊起波澜阵阵与鸥鹭飒飒,拍打着迎光而起的莲叶。

“惜朝。”我轻声唤他,却不想这声亦使得那敏感好动的鸟儿出声互扰,嘈杂的声响果不其然惹得他微微蹙眉。

无论何时,我都能明白他。其实我并没有将人玩弄于鼓掌间的本事。但于他,也许是有过长久的相处罢,我定是十分了解的。

顾惜朝波澜不惊地答道:“我在,你说罢。”虽然仍是这样的语气,可我能感觉得到,他的心境早已大不如前。

我将目光移至他的眼眶,他也睁开闭目转过头来与我相视,嘴角上扬,眉眼也随着微弱光线的泼洒显得更是柔和,似乎还是记忆中的那般风情万种,岁月如初。他的眼中依旧埋藏着炽热的爱恋,只是此时体会起来,顿觉难明清澈与否。

从前的时光,顾惜朝给我的印象是为一个胸怀大志,不可多得的青衣翩翩文武全才,如今我却不得不承认他是达官显贵的大人了。不知何时再也见不到他的那袭飘飘衣衫,虽不是什么好料子做的,可观赏、上手都极为舒适。时至今日,他仍是喜爱翠绿色的,样式也几乎不曾改变,只是这身令人无法联想到过去罢了。神采奕奕的顾惜朝,终究埋没了那些岁月的影子。

凝视着这澄澈又晦涩难明的眼眸,我不禁细想,这到底是多含了几分杂质,还是本质都已经被侵蚀了呢。

我的内心倏忽间不知怎的揪了起来,连带着声线也添了几分沧桑与无奈。我调节着情绪,缓缓开口。刚发出一声,却是已然附上了一丝此时的疲累,只得尽量避免断断续续:“……我要回乡了,大概今晚动身,明儿个就会到了。你……保重。”

我明显能感觉到他一瞬间的微颤,随即又将其隐藏了。我倒是不知他此刻在想何事了,他也没留我这时间去揣测。

“平江府……据我所知,并不太平。你若执意回去,我陪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留下来。你明白我的心意。”顾惜朝说这话的时候敛了笑意,流露出哀伤的神色,活像只奄奄一息的雀儿。刚刚有了起色的脸颊仿佛又蒙上了一层灰色。我的心更紧了紧,几近窒息。泪腺好似都肿胀了起来,眼前逐渐被模糊,眼泪就要夺眶而出。

他见我如此,只差一点便手足无措。他伸出双臂把我搂入怀中,轻轻地拍抚着我的脊背,温柔地吻去我眼角的泪水,如同抚慰孩子。见我眼泪止不住地流下,只得出言宽慰,其中带着强烈的震颤:“别哭,别哭……你哭了,我会心疼的……”

我和他在许多方面都是同一类人。就好比此刻,自己的情绪太强烈是难以控制的。于我,呼吸会霎那间变得困难。于他顾惜朝,动作便可能会无法自控。

我用袖子拂去所有眼泪,微肿红的眼眶已然干涸了。我强忍着不产生新的泪水,直勾勾地盯着他,近乎决绝的语气逼得我自身颤抖,好似用上了浑身气力,甚至心脏下一秒可能都会停止悸动。

“惜朝,我确是舍不得你,可我不得不离开你。”

“你……!这是为何?”听闻这话,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忽然恼火地将我从怀中与他拉开一段距离,手微微用力地禁锢着我的双臂。他的眉头紧蹙,呼吸粗重起来,语气像是质问。然他又顿觉不妥,怔了一刻缓和了神色,降低了语气,温和说来:“……抱歉,我……若不是有人威胁你?如若不然,是你觉得我变了罢?事实可能确是如此,可我对你的感情是不会变的。哎……正所谓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后者我自是知晓,我又何尝不是如此?但我真真不愿他如此堕落下去……即便没有到这个程度,我也要将他从错误的源头拉回来。我不愿他落入冷血无情,甚至残暴无道,受万人唾骂这样的境地。我无论如何也不忍心冷眼旁观自己挚爱的人沦落至此。虽然我并无完全的把握,我也要倾尽全力。

这条沟壑,我绝不能让他深陷进去,哪怕是接触边缘,也决不允许。

我竭尽全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知道,柔弱的我无法使他感到十分扯人心血的痛。但在一味的不舍得、舍不得这样的轮回中,面对这爬满荆棘的道路,我不会迈出一步。那就是白费心力。何况我不知是否有一天会回到现代,我的时间……也可能不够。

我将垂下的眼皮抬起,一同把心中的决定也想通过这样的对峙倾注给他感受。但我不会开门见山,我要让他自己明白。强行灌注不就如同对牛弹琴吗?我对他扬起一抹微笑,伴随着眼角忍不住的一滴泪滑下眼眶,默了默开口说了许多给他听:“……惜朝,我突然不想走了。不是因为你最后的那句话,而是我想好了理由。你要听吗?”

我的一席话毕,他的眼中好似又亮起星星火色。他放下手,转而捧着我的脸颊,展开笑颜,一改严肃的神情,郑重又仿佛在嬉笑地道:

“好。娘子尽管说,为夫洗耳恭听。”

TBC.

谢谢您的阅读!禁止无授权转载到站外和抄袭转载到站内哦。

「楚留香手游乙女向 蔡居诚中心」酒后乱情,驻我心间

R18预警,刺激预警喔。

抱歉咕了好久,一出现还是补以前的档……

最近想开一个新坑,遇见逆水寒顾惜朝中心的,大概是个中等篇幅,是黑化的惜朝(车是肯定要开的!)。喜欢的宝贝们可以期待一下下。

我们评论区见。♡

尽管我不讨厌、排斥胖子,看重人品,但肯定也被这种观念或多或少同化了。在庆幸自己不是非常胖的时候就已经迷失自己了。在想减肥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沦陷了。中国式歧视,中国人定会受到影响。(但我不是说只有中国人这样,而且相对来说多点。据我所知除中国外,别国街头上胖子居多。)在三观相似的圈中,即使我能不认同别人的有些观点,可我终究抵抗不了自己的所认所为。那是自己心中最不堪一击却又固若金汤的废铜烂铁。


个人置顶

是个学生,学业为重。

不喜欢发毫无文采的文章,所以更新甚少。

用心写的文章不会删,但如果没人看不会继续写。

谢谢关注我的小可爱/小姐妹/御姐/萝莉(/……)们♡

简介看一看呀。

【新倩女幽魂】情为何物,生死相许

#我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倩女玩家
却深深爱上了里面一个虚拟NPC


公子景
一群人
一个故事


神子月
一种自私
一种囚禁
只想拥有一个朋友




我爱他
在他的故事里
以及他离开后回想起
一花一草
一草一木
都会非常留恋
小号来到你的故事里
每一次相遇
每一场冒险
每一个熟悉或不熟悉的场景
坟地、画室
那些熟悉的背景音乐
总是令我驻步停留

“你……有执念吗?”
“非他不嫁。”

【男神x你】当他们是你军训时的教官

#内含叶黄喻韩张翔
#大学军训设定
#目测下次有鱼车

Ver.叶修


“咳咳……咳咳……”


你们站在太阳底下暴晒,却从背后闻到阵阵烟味儿,刺得呛鼻。


有人时不时回头带着怨恨的小眼神看看他,却又被他手中的皮带吓了回去。


“这教官怎么在工作时候吸烟啊……何况校园不是禁烟区吗……”有人同旁边的同学碎碎念道。


你听了听他们的话,也参考了一下他今天的表现……


晚上——


“诶诶诶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啊!”


他满客厅地跑。


“你知不知道今天给同学们造成了多大的影响!我们一天都被烤着,你还吸烟?!”


你在后面……


拿着皮带追他。


——《你想玩这种play吗》



Ver.黄少天


这个黄毛教官好萌……


但是也有令人厌恶的一点


说话太快而且太多字数


“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balabalabala……”


“呃……等等我脑袋有点缺氧……你们先站会儿啊……”


站什么站?!你的命令这么快我们的脚早就不是自己的了!!!

——《为什么这教官脑子会缺氧???》


Ver.喻文州


这个教官简直就是个祸害


整天摆着一副要苏死人的目光盯着我们


谁还有心情专心听你讲啊!


后来他被校长[女校长]叫了过去


“喻文州先生,你是学生们的教官,不是来相亲的……”


“为什么这么说?”


“上次我走过你们的训练场地,看见女同学们都对你两眼放光啊。”


——《对不起啊^_^》《校长已卒》


Ver.韩文清


这个教官……


感觉要你们纷纷交出钱包


然后直接走人


但是其实他只是凶了点


他是很负责任的哟


——《“谁允许你们笑了!快点给我站直!”》


Ver.张新杰


他要求你们每排保持75厘米的距离


人之间一个拳头


你们也就随意比划了一下


没想到他拿了一把卷尺


一排排量……


用拳头


一个个比……


——《强迫症教官》


Ver.孙翔


他就让你们站着


什么都不教


你们总是看见他坐在阴凉处……


喝着……


六个核桃……


——《教官我们确实觉得你需要补补脑子^_^哪有人这么军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