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九州景

九州有你,非常荣幸。

支持建议,吐槽随意。

但是拒绝一切以任何形式进行恶意攻击的事情发生。

专心写文,与世无争。

但看不过去会出来瞎嚷嚷几下。

禁止转载,抄袭举报。

老公小景。

谢谢你把简介看到最后。

最美的遇见,也许说的就是我和你吧。

[全职][男神x你][账号卡]抢婚现场②

※①篇戳评论第一条~方便阅读啊
@韩文清的老伴(阿晓) 这次的老韩简直帅到mmp!
※一想到梗就来,以防忘记
※我竟然慢慢变成了日更?!但是并不是哦
@头顶呆毛 宝宝的点文~

韩文清
他毫无顾虑地冲进现场,打垮了所有挡在他前面的保镖,怒气冲冲地看着站在台上的你和新郎。
“文清……”你从未见过如此鲁莽的他,可你的心中竟是阵阵波动。
这样的韩文清……让你更加逃不开他。
他脚步端重地一步一步走到你面前,大力推开身旁的情敌,直接一个公主抱把你抱了起来,面相众人。
他故意扯开嗓子大声宣示:“她是我的女人!”
你惊呆了看着他,又羞涩地看了看众人,把头埋进了他的肩。
他在你耳边轻呼:“我带你回家。”
然后他就当面前无人一样,直直走出了礼堂。
回到家——
“你说,你怎么会嫁给别的男人,嗯?”他抬起你的双腿,此刻躺在床上被他压着根本无法挣扎。
干脆别挣扎了。是自己错了,就让他惩罚吧。
结果等来的是一个深刻的吻和一夜旖旎。

王杰希
听说你今天结婚,而对象却不是他,那双大小眼终于露出了愤怒的神色。
可仔细想了一想,他又恢复了以往的冷静。
想和他王杰希抢女人,简直做梦。
他不紧不慢地关照队员们好好训练,自己开了车来你今天举行婚礼的酒店。
“还挺气派的,只可惜……浪费钱了。”
看来他抢婚的信心十足啊。
这份信心从来没让他失败过。
这次也是。
他缓缓地推开大门,看见你们正准备喝交杯酒。
他依旧不着急,就这样看了下去。
等你喝完,突然发现他站在门边,你的杯子啪嗒一声摔在地上随即碎裂。
他怎么会知道……
“哼……”他推一推墨镜,一声轻哼。
你以为他要做或者说些什么,而他竟然看了你一眼就走了。
就走了?!
你什么也不想就往门外追去,却不知他在门外埋伏着。
“既然爱的是我,何必委屈自己。”
他从你背后环住你,轻舔你耳垂。
“你!”你显然是羞红了脸。
“别想着数落我,你看看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竟然差点就把自己的一生给别人了。”
“你明天别想下得了床。”
今天的王杰希依旧是最耀眼的魔术师,胜劵在握。

先把这些发上来!接下来的是百花缭乱!

[全职][男神x你]在他们发火的时候你给他们添乱/泼冷水会被怎么样?

※一看到标题就觉得是作死梗了吧哈哈哈哈
※自己都笑岔气
※随便选几个好玩的角色啦哈哈哈哈哈
※边写边笑标题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
“艹!为什么我们蓝雨的冠军又被兴欣拿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气啊好气啊好气啊!!!”
玩世不恭的大剑圣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但是为什么你那么想笑?
后来实在憋不住了,你竟然这样做了……
“来来来,少天喝点牛奶,这样子会做不好受的~”
……口误,口误……
谁信啊?!
——《后来你一上荣耀就被他追杀》《我说咋们能别那么认真吗》



王杰希
“啪!”他猛地一拍桌子。
终年寒冰的脸上青筋暴起,大小眼差距越来越大……
我的妈妈呀这比老韩还要可怕呀……
不过所幸他克制了自己骂人的冲动,不然你可能要被吓死。
“爸……爸爸……”
你手忙脚乱地帮他按摩肩膀拍拍衣领想让你们家队长冷静下来,结果你无意一下把他的围巾扯了下来,还……
正好挡住了前来送水的队员的视线……
然后……
水撒在了他身上……
——《呜哇哇啊啊啊啊啊爸爸不要打我屁股!啊!不要进来!》

叶修
他去买烟……
后来钱不够回来了……
不知道是夏天天气热的原因还是怎的,他特别浮躁,竟好端端地发起火来。
“没人性!不就差那么点钱吗!”
你躲在一旁瑟瑟发抖。
不,其实是在笑。
悲催的是他看见了缩在墙角的你……
“过来!”
呃……你只能过去。
他勾起你的下巴,玩味一笑。
“你今晚完了。”
——《你瘫在床上休息了整整两天》《完全坐不起来》


网上还有一个发烧了然后makelove出汗退烧但是瘫在床上起不来的梗宝宝们你们说我要写吗哈哈哈哈哈哈写谁看大家评论谁最多哦~

[全职][男神x你][账号卡]抢婚现场①

※啊终于有灵感了
※短篇
※短小精干嘛~
@头顶呆毛 宝宝的点文~
※有些是账号卡哦~

叶修
他站在台前,众人的眼光尽数落在你们两人的身上。
他毫不在意有些人的指责,也不把新郎放在眼里。
他的眼睛里只有你。
谁都不会知道,你眼中也同样只有他。
但你必须赶走他。
你还没开口,已经被他抢了先:
“你跟不跟哥走。”
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他话音未落就疯了似的把你拉出了婚礼大堂,以无人能及的速度。
很快你们就没有人打扰了。
他收起一如既往的不羁,又伤情又正经。
你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最爱的是眼前这个男人,却没有办法和他在一起。
这样的话,你还不如和他断了关系,另找一人嫁了。
“叶修,”你低着头叫了他的名字,他听出来你语气里的无奈,“我们不可能的……”
“你知道的,我从不相信什么不可能。”他故意把头凑过来,和你一双红了的眼对视。
你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他温柔地抱住你,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永远。”

夜雨声烦
“喂喂喂你是哪个男人啊来抢我媳妇你要不要脸啊要不要脸?要是要脸的话我劝你最好不要和她结婚,不要脸的话你就别怪本剑圣我手下无情!就你这样还想娶到我媳妇你简直做梦!白日梦!光天化日做梦!你听到了没有小子!”
他一来就滔滔不绝地数落了今天的新郎官,没想到这什么新郎官还是个窝囊废,竟当着众人的面就这样被气死了一条命……
也不知道你主人怎么选的这样一个人做你的丈夫……
不过此刻你只在乎眼前这个满嘴垃圾话的剑客,他亲手看见自己的情敌惨败,不由得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样的人也想来抢我媳妇你连个脚趾头都碰不到吧哈哈哈哈哈哈你的主人把你许配给我媳妇儿是不是闲的蛋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和众人眼看着他笑了半天……
待他笑完,终于记起了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你们向对方走去,他握住你的手,单膝跪地。
“嫁给我吧,好媳妇儿~”


喻文州
“你……真要嫁给他?”
一向微笑的他还是露出了无助的神色。
你看看身旁未来的丈夫,选择了面前的蓝发男子。
你缓缓向他走去,边走边像着了魔一样。你对后面的人说:
“真的很对不起,喻文苏的魅惑力真的……比你大多了。”
你和他缓缓走出大厅,不知为何无人阻拦。
可能他们也觉得你们太配了吧。
他把你送回你的家,自己却没有出你家门。他把你压在床上,魔性的声音诱惑着你。
“你既然选择了我,那就要做好喻太太的本职工作哦。”

[全职][男神x你]当各大战队资金缺乏而你却问队长们借钱时

※不错我写段子了
※这是满20f的祝贺小段子~
※神经病系列
※谁知道这是我洗澡时想到的梗……

叶修
“叶大队长~”
“哥最近连烟都买不起啊……”他看见你撒娇可也许真的因为钱不够就“委婉”地拒绝了你,你向他投去了一个无奈的目光,失落地走出兴欣。
你在家思考了几个小时,在下定决心帮兴欣出门打工赚钱的时候,你瞧见了躲在小区门口角落抽烟的某位红衣男子……
最近连烟都买不起啊……
烟都买不起啊……
买不起啊……
买不起……

王杰希
在听到你的请求后,他参考了下微草的资金数据,眼睛一变。
“资金不够。”
“巴啦啦能量能变出点来吗?”
“……我试试”
?!
干(sang)得(xin)漂(bing)亮(kuang)

喻文州
“文州文州~”
“咋啦?”他停下手中转动的笔,眉眼弯弯,温柔地看着你。
“我想借点钱~”你眨巴着眼睛求他。
“好。 ^_^”他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后来他带着高高兴兴的你去了银行,结果令人窒息。
卡里钱不够。
“宝贝儿啊,没有money了……”他摇摇头,眼神中第一次透出失望的神色。
但你好像要疯了。
卧槽喻文苏又来了!!!
“看来要少天……”他的解决办法还没说完,你就手忙脚乱地大声嚷嚷。
“不用了不用了文苏我我我我不缺钱了!”
“^_^?”

韩文清
他那张钱包脸,明明知道霸图没钱的你哪敢去问他。

周泽楷
你真的认为轮回会缺钱?
那么他会把你推进娱乐圈的。

[全职][男神x你]女王和血仆[黄少天篇]

※这篇有三个链接,大家依次看评论吧
※R18
※你们看我更文了!求不取关系列
@墨色木槿 宝宝点的文,快来看吧好久没看见你了

幻城一梗[以慰不复存在的哈根炟释]

※很久之前的一篇,还没入lof的时候就写完了
※今天看到这篇,用来悼念之前那么激情地萌哈根炟释这对“cp”
※真的之前以为真的是cp,而且是官方说的哈根炟释
※直到正剧大结局和凡世大结局
※终于明白这只是一种炒作
※彻底泪目
※只心疼公主
※愿下个万年……好吧没有下一个万年了
※愿君能释怀

【破天朱雀宫】
“能被我的琴声带进梦境的,无非是心中有情之人。我想你心里应该也有一个深爱的人吧……”蝶澈垂眸,等待着卡索的回答。
卡索睁眼,眼中透露着无法治愈的伤感。刚才他看到了梨落,他好想梨落啊。
“梨落……”他轻声呼唤着,他多么希望能尽快拿到隐莲,等待花开复活梨落。
蝶澈抬头看着卡索,带着有些魔性的声音劝降他:“只要你愿意归顺渊祭尊主,你也可以跟我一样,和最爱的人长相厮守,你心爱的人就可以破茧重生。”
卡索低头注视着噬神剑灵,沉默不语。
剑灵释看他愁眉不展:“没想到你有深爱的人啊?她是谁啊?”
卡索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又想起了曾经与梨落在一起的美好时光,虽然短暂却幸福无比。他很乐意为他讲关于梨落的事:“她叫梨落,她是守界使者,最优秀的守界使者……”
剑灵释想着,要是自己也有个深爱的人,是不是也会很高兴,享受这种喜悦呢?其实他是记得自己有个深爱的人的,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很努力地去想,很努力地去寻找那个人在他记忆里留下的任何蛛丝马迹,可终究还是一无所获。所以他现在只能等,等待她的到来。
最近他有一些感应了,只不过他身边的人太多,以他现在的灵力根本没有办法找出那个人。
后来,卡索一路人成功地获得了隐莲,除去渊祭,一切残暴不仁的神,并且复活了所有不该死的人,梨落、岚裳、樱空释……
但是后来,火燚恢复了,再次向冰族伸出魔爪。樱空释这世仍在冰族,以冰族王子的身份出征抗敌。
火族公主艳炟,也如几百年前一样,带领火族军队来到了刃雪城外。她看着眼前最爱的男人,眼中的深情还似当初。
樱空释有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但他还是记得自己要找寻那个自己深爱到无法忘怀的人。他现在还是不知道是谁,他一定要找下去,不让哥担心,也让自己了却这几百年的心愿。
樱空释看着艳炟,记得以前他承诺过,要一生一世保护她。可是他上一世却伤她伤得渗透骨髓。这一世他不想伤害她。他凝视着艳炟那双通红的眼睛……她哭了?
“樱空释,我终于再见到你了。”
樱空释一震,她在等他……?
樱空释看着艳炟流泪的眼睛,心中一刺。我要保护她!
他上前,想为她抹去眼泪,却被火族士兵挡在了前面:
“保护公主!”
樱空释冷笑:“你们觉得你们保护得了吗,只有我有能力保护她。”
艳炟不可思议地望向樱空释,他还是不忘保护自己,这几世,果真不枉了她为他付出的那么多,以及真心。但……他到底爱不爱自己呢……
飘雪四散,即刻消融,他来了。
火燚站在艳炟后面,嘴角向上翘了翘:“樱空释,我们又见面了。”
艳炟转头一看,是父王,她想转身给父王让路,却被火燚顶了回去。
“父王?”
“保护我。”火燚轻声说。
“樱空释,”火燚看向樱空释,“上一世,我们还有没了完的仇。炘绝、烁罡的命你打算怎么还?”
樱空释大笑,一脸轻蔑地说着:“他们一个想玷污人鱼公主,被我失手杀了;一个夺去了人鱼公主的贞洁、一泪石,还害她自尽跳海,被人鱼圣尊复仇杀死。你觉得,你们火族还有什么脸说我与你有仇?”
火燚忍无可忍:“樱空释!”他忘却了一切,只想杀死樱空释,但他穿过了艳炟的身体,又被樱空释灵巧躲开。
艳炟的身体极速下滑,樱空释小心翼翼地接住她,而后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眶奔涌而出。
“艳炟……艳炟……”那一刻,他心如刀绞,心痛地无法呼吸,简直要窒息而亡。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内心深爱的那个人是谁,是她艳炟,一直伴着她不离不弃的艳炟啊。
火燚绝望地往前顿了一步,看着在樱空释怀里死去的艳炟,后悔自己为什么不能清醒。但已于事无补。
樱空释红着眼愤怒地瞪着火燚:“我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他用他那冰凉的唇吻上艳炟的额头,然后轻轻地放下她,誓要为她报仇,与火燚决战。
他拔出噬神剑,毫不犹豫地刺穿了火燚的胸膛。火燚看来也没有想要躲的意思,直直倒下。
樱空释解决了火燚,身旁的火族士兵全部消失不见。这下,火族是真正灭亡了。
可是他高兴不起来,现在充满在他脑海里的只有失去爱人的绝望,后悔,愤怒,自责,为什么不能好好保护她!
他抱起她,朝幻影天飞去。
樱空释将艳炟放到自己的床上,用幻术为她建起了和当初冰封梨落的冰棺。他和当初的卡索一样,迫切地希望能够复活艳炟。他坐在她身边,低头看地,绝望无奈,眼神空洞。
突然,他想起了曾经身为剑灵时听到的蝶澈说过的话,只要归顺渊祭尊主,就能与心爱的人长相厮守……
可是渊祭已经死了,隐莲也已经许过愿了,还有什么办法!
就连那最后一丝希望都没了。
卡索听闻火族灭亡,欣喜万分。但是艳炟死了……
“释!”他不安心地叫了樱空释,发现不在战场上。他立刻朝幻影天找释。
他走进去,发现樱空释一动不动地守着艳炟。
卡索看着樱空释,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艳炟,“释……”
“我会等她……”
再等一万年,隐莲还会花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