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Sherry

♡公子景&奇然♡
沉迷三日月
情人兼桑
web:逆卷羡弑大人

物有灵,人无心。

#悼念

【破天朱雀宫】
“能被我的琴声带进梦境的,无非是心中有情之人。我想你心里应该也有一个深爱的人吧……”蝶澈垂眸,等待着卡索的回答。
卡索睁眼,眼中透露着无法治愈的伤感。刚才他看到了梨落,他好想梨落啊。
“梨落……”他轻声呼唤着,他多么希望能尽快拿到隐莲,等待花开复活梨落。
蝶澈抬头看着卡索,带着有些魔性的声音劝降他:“只要你愿意归顺渊祭尊主,你也可以跟我一样,和最爱的人长相厮守,你心爱的人就可以破茧重生。”
卡索低头注视着噬神剑灵,沉默不语。
剑灵释看他愁眉不展:“没想到你有深爱的人啊?她是谁啊?”
卡索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又想起了曾经与梨落在一起的美好时光,虽然短暂却幸福无比。他很乐意为他讲关于梨落的事:“她叫梨落,她是守界使者,最优秀的守界使者……”
剑灵释想着,要是自己也有个深爱的人,是不是也会很高兴,享受这种喜悦呢?其实他是记得自己有个深爱的人的,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很努力地去想,很努力地去寻找那个人在他记忆里留下的任何蛛丝马迹,可终究还是一无所获。所以他现在只能等,等待她的到来。
最近他有一些感应了,只不过他身边的人太多,以他现在的灵力根本没有办法找出那个人。
后来,卡索一路人成功地获得了隐莲,除去渊祭,一切残暴不仁的神,并且复活了所有不该死的人,梨落、岚裳、樱空释……
但是后来,火燚恢复了,再次向冰族伸出魔爪。樱空释这世仍在冰族,以冰族王子的身份出征抗敌。
火族公主艳炟,也如几百年前一样,带领火族军队来到了刃雪城外。她看着眼前最爱的男人,眼中的深情还似当初。
樱空释有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但他还是记得自己要找寻那个自己深爱到无法忘怀的人。他现在还是不知道是谁,他一定要找下去,不让哥担心,也让自己了却这几百年的心愿。
樱空释看着艳炟,记得以前他承诺过,要一生一世保护她。可是他上一世却伤她伤得渗透骨髓。这一世他不想伤害她。他凝视着艳炟那双通红的眼睛……她哭了?
“樱空释,我终于再见到你了。”
樱空释一震,她在等他……?
樱空释看着艳炟流泪的眼睛,心中一刺。我要保护她!
他上前,想为她抹去眼泪,却被火族士兵挡在了前面:
“保护公主!”
樱空释冷笑:“你们觉得你们保护得了吗,只有我有能力保护她。”
艳炟不可思议地望向樱空释,他还是不忘保护自己,这几世,果真不枉了她为他付出的那么多,以及真心。但……他到底爱不爱自己呢……
飘雪四散,即刻消融,他来了。
火燚站在艳炟后面,嘴角向上翘了翘:“樱空释,我们又见面了。”
艳炟转头一看,是父王,她想转身给父王让路,却被火燚顶了回去。
“父王?”
“保护我。”火燚轻声说。
“樱空释,”火燚看向樱空释,“上一世,我们还有没了完的仇。炘绝、烁罡的命你打算怎么还?”
樱空释大笑,一脸轻蔑地说着:“他们一个想玷污人鱼公主,被我失手杀了;一个夺去了人鱼公主的贞洁、一泪石,还害她自尽跳海,被人鱼圣尊复仇杀死。你觉得,你们火族还有什么脸说我与你有仇?”
火燚忍无可忍:“樱空释!”他忘却了一切,只想杀死樱空释,但他穿过了艳炟的身体,又被樱空释灵巧躲开。
艳炟的身体极速下滑,樱空释小心翼翼地接住她,而后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眶奔涌而出。
“艳炟……艳炟……”那一刻,他心如刀绞,心痛地无法呼吸,简直要窒息而亡。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内心深爱的那个人是谁,是她艳炟,一直伴着她不离不弃的艳炟啊。
火燚绝望地往前顿了一步,看着在樱空释怀里死去的艳炟,后悔自己为什么不能清醒。但已于事无补。
樱空释红着眼愤怒地瞪着火燚:“我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他用他那冰凉的唇吻上艳炟的额头,然后轻轻地放下她,誓要为她报仇,与火燚决战。
他拔出噬神剑,毫不犹豫地刺穿了火燚的胸膛。火燚看来也没有想要躲的意思,直直倒下。
樱空释解决了火燚,身旁的火族士兵全部消失不见。这下,火族是真正灭亡了。
可是他高兴不起来,现在充满在他脑海里的只有失去爱人的绝望,后悔,愤怒,自责,为什么不能好好保护她!
他抱起她,朝幻影天飞去。
樱空释将艳炟放到自己的床上,用幻术为她建起了和当初冰封梨落的冰棺。他和当初的卡索一样,迫切地希望能够复活艳炟。他坐在她身边,低头看地,绝望无奈,眼神空洞。
突然,他想起了曾经身为剑灵时听到的蝶澈说过的话,只要归顺渊祭尊主,就能与心爱的人长相厮守……
可是渊祭已经死了,隐莲也已经许过愿了,还有什么办法!
就连那最后一丝希望都没了。
卡索听闻火族灭亡,欣喜万分。但是艳炟死了……
“释!”他不安心地叫了樱空释,发现不在战场上。他立刻朝幻影天找释。
他走进去,发现樱空释一动不动地守着艳炟。
卡索看着樱空释,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艳炟,“释……”
“我会等她……”
再等一万年,隐莲还会花开。

——END——

评论

热度(13)